主页 > 电脑

【IPE研究】徐明棋:今年世界经济增速将放慢,结构调整创新步伐会加快

时间:2019-11-08 来源:凌志聊历史

点击上方蓝色“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可订阅学习

学人简介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上海国际经济与金融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我们在主要国家股市震荡中迎来了2019年,今年,世界经济的走势会如何?


增长放缓,衰退尚远

股市大幅度震荡反映了市场对未来经济走势的担忧,不安的气氛和投机情绪在蔓延。世界经济的增长动力逐渐减弱已经成为各类机构预测的共识。
 

从周期角度看,世界经济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引发的严重衰退的底部走出已经10年,增长的高潮期已经进入尾声。美国2018年大幅度减税带来的强刺激效应在2018年前三个季度达到高潮后也在第四季度逐渐衰减,2019年经济增长率可能会降至2.3%。美联储2018年12月份的再次加息没有被市场解读成经济乐观的举措,反而引起了市场对流动性的担忧。欧洲的经济增长动力也在下降,将从2018年的1.9%降至1.7%。尽管欧洲央行在2018年底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同时明确表示零利率将持续下去,缩表还遥遥无期,但是希腊、意大利等重债国的融资成本上升已经成为市场关注的话题。日本经济在安倍经济学的刺激下继续保持着低速增长的态势,普遍预期2019年增长率为1%。国际环境的变化使得日本的出口增长面临较大的风险,因此日本央行将继续维持负利率和宽松的货币政策。


新兴市场国家总体仍维持相对乐观的增长态势,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继续呈现引领世界经济增长的势头,印度、东南亚国家仍然是经济增长最快的区域。中国增长速度尽管也在放缓,但仍旧处于6%以上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第一梯队。


总体看,世界经济在2019年进入衰退的概率不大,因为经济增长的基本动力仍然存在,而且这个周期的复苏曾经有过中断性的调整,增长周期将会延长。但是世界经济面临的风险也是不能忽略的。其一,贸易保护主义不断增强,特朗普政府启动的贸易战如果不能得到有效化解,对于国际贸易世界经济的负面影响将在2019年明显上升。其二,地缘政治冲突如果引发热点地区的局部战争,对世界能源以及大宗商品供应带来冲击,有可能导致世界经济衰退。其三,美国国内政治斗争激化和欧盟内部极端主义势力采取逆一体化的行动,也有可能对世界经济和国际金融市场带来重大的冲击。其四,一些相对脆弱的新兴经济体爆发债务危机,从而引起扩散和连锁效应,也会对2019年世界经济的稳定带来负面影响。


调整持续,创新加快

世界经济正处在第四次科技革命的前夜,结构调整深入推进,科技创新正积蓄新的能量,孕育着集群性的突破。2019年将继续呈现世界经济处在这种调整阶段的特征。从产业结构调整的角度看,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新兴市场国家都在通过各种政策促进产业结构的升级和高端化,美国的“再工业化”和德国、法国、意大利等相继提出的“工业4.0”规划都瞄准了科技含量很高的战略性和新兴的制造业,加快突破智能制造的瓶颈;“中国制造2025”与美欧促进产业升级的计划在产业结构调整的用意上完全相似。在服务业领域,运用不断升级的信息革命成果和人工智能成果也会成为2019年世界经济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风景,5G的运用在2019年将会有快速的进展。伴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国际分工的调整也出现了值得关注的新现象,2019年将会看到更多的新兴市场经济体跨国公司的跨境投资,全球生产链将变得更加复杂,特朗普的逆全球化政策和欧美跨国公司的投资收缩将给新兴市场经济体跨国公司构建自己的跨境生产链提供机遇。与此相关联,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贸易将会有更快的增长速度和更多的增长空间。


第四次科技革命取得突破尚需时日并不意味着科技进步和科技创新会放缓,在新能源、新材料和人工智能领域,创新正在加快,2019年我们可能会在上述领域看到一些全新的产品问世,一些成果的产业化运用将可能有重大的进展。这将会成为2019年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世界经济协调合作机制面临新的挑战

由于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反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举措,导致金融危机后国际社会为加强全球治理建立的G20机制以及WTO为基础的全球多边自由贸易体制面临进一步被边缘化的困境。美国“退群”的威胁和“美国利益第一”的态度和原则,导致G20在诸多全球治理问题上出现了僵局,2019年也将会继续呈现美国不合作带来的负面影响。WTO争端机制上诉机构的危机在2019年会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如何解决这一危机对于国际贸易和世界经济发展有重要的意义。全球治理上的僵局会促进双边和区域的合作,2019年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双边和区域贸易和投资安排取得突破。在亚太地区,继CPTPP之后,RCEP和中日韩FTA有望在2019年取得重要进展,中欧双边投资协定也将加快谈判进程。在WTO框架下,新的多边谈判也可能会启动。这一切,反映了国际社会在客观上继续维护全球多边自由贸易投资体制的愿望,合作协调、实现共赢是大的发展趋势,经济全球化会在2019年出现利益分配和结构性调整,但是不会倒退。

【中美关系】凌胜利 吕蕙伊:中美关系中的“修昔底德陷阱”-隐喻还是现实?-基于层次分析法的视角


【重磅展望】约瑟夫·奈:2019-特朗普年?


【重磅招聘】人大国关院2018-2019教师、师资博士后招聘启事


【重磅报告】《复旦国际战略报告2018》发布


【重磅专访】门洪华:探国家盛衰之理,究世界风云之源


【俄白关系】韩璐:俄白两罗斯,相煎何太急?


【聚焦分析】苗红妮:“黄马甲”运动折射法国改革之痛


【一带一路】杨恕 王术森:“双重身份”国家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独特作用


小编:Jl

本文不代表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平台观点。

文章来源:上观;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微信公众平台编辑

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微信号:gggzwj

 打造国际关系学 国际政治学 外交学 区域国别研究学术公益平台